现在鸟疯子越来越多了 它们为什么会发疯?

作者:李大爷 发表时间:2018-11-11 21:22:49 浏览/回复:40/0

现在鸟疯子越来越多了。它们为什么会发疯?人类会遭遇与它们一样的命运吗?

这些鸟真的发疯了!

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关鸟类的趣闻总是从不间断。如早些时候,一只黑色母鸽在美国旧金山一条金融街对过路行人展开了“恐怖袭击”。这只黑色鸽子总是独自行动,大多情况下它站在3米高的房檐上警觉地注视着对面的树,树上是它筑的巢穴,里面有它的孩子。一旦有路人走近那棵树,这只母鸽便毫不客气地用爪子或抓或挠路人的头,几乎每分钟就会袭击2至3个路人。

鸟类为了守护子女向人类进攻,这类行为不能算是发疯,但如果是毫无目的地攻击人类,那就真的是疯了。如李女士是北京机场的一名员工,2009年的一天,她在上下班的林荫路上正走着,突然听见耳边“呼”的一声,她以为是什么东西砸到头上,马上感觉到头顶生疼生疼的,抬头一望,原来是一只鸟从身后袭击了她。当地人说,这段时间不断看见有人这样被鸟袭击。

同年,类似的事情在武汉理工大学马房山校区西院内也出现过:一对散步的老夫妻和一名小伙子先后遭到两三只灰喜鹊的袭击。而以前他从来没有在这里看到鸟袭击人的情况。武汉大学一鸟类专家分析,灰喜鹊一般不会主动袭击人,除非它们在筑巢或孵化幼鸟时,鸟巢、幼鸟受到人类的威胁。但目前灰喜鹊的筑巢期和孵化期都已经过了,现在它们为什么会这样,还真是个谜。

其实,类似鸟类疯狂的事情在国外也时有报道。如德国媒体就报道过多起乌鸦袭击人类的事件,而且受伤的多是在公园中的晨练者和老年人,据受害者回忆,他们并没有做任何“冒犯”乌鸦的事情,纯属无辜受害……可见,这些鸟真的是疯了。

谁逼它们发疯的?

那么,这些鸟为什么会疯呢?它们为什么会拼命攻击完全不可能战胜的人类呢?通过对城市鸟与乡村鸟的对比分析,我们或许会揭开这个谜团。

前不久,荷兰的一个研究小组通过对大量鸟类进行观察,结果发现,生活在较安静的居民区里的鸟儿,则经常放低歌喉,而那些在主要街道和繁忙的交叉路口活动的鸟儿叫声更大。显然,这样做是为了确保同伴能在喧闹纷乱中听见自己的叫声。遗憾的是,那些声音无法从城市噪声冲出来的鸟类,最终只能逃离城市。如在荷兰的一些城市,一些诸如冠毛云雀、金莺的鸟类物种正在消失,有的已经消失。这个事实表明,城市的噪音已经给鸟类的生存造成了严重影响。

瑞典与西班牙的一个联合研究小组还发现了比这更严重在影响。他们通过在法国和瑞士12座城市及其周边生活的燕雀科鸟类研究,发现生活在城里的鸟类,大脑体积相对较大,但生活在城市周边地区的鸟类,大脑体积则相对较小。研究人员认为,这表明城市环境严重刺激了鸟类的大脑,这迫使城里的鸟大脑形态发生了改变。

但鸟类的被迫改变,并不是都能顺利实现的。所以联合小组的研究人员认为,如果环境刺激来得比较突然,就可能让鸟类无法迅速适应而变得烦躁和疯狂起来;而之所以选择攻击人类,那是因为城里的鸟生来熟悉人类,而且也一直认为人类是它们最致命的威胁,所以它们在遇到难以忍受的刺激后,就本能地会找人类算账泻火。

这个分析其实是有说服力的。如上述北京机场的鸟类疯狂袭击人类事件的发生,就因为在事件发生前,北京机场就展开了大规模的驱鸟行动,动用了集驱鸟炮、高音喇叭等设备于一身的多功能驱鸟车,还用敲敲打打的土办法将鸟吓跑,甚至还上树断掉鸟窝……

城里的人就像城里的鸟吗?

鸟类发疯,其实不仅仅是鸟类的悲剧,更是人类的悲剧,因为人类在一手制造了鸟类悲剧的同时,也给自己制造了与鸟类同样的悲剧。而且同样的悲剧,人类更惨,因为人类会变成真疯子!

真是这样吗?德国研究人员的一项研究显示,人类的心理承受力不但有“城乡差别”,而且城里人的心理更脆弱,更缺少承受力。研究人员在对志愿者进行脑部扫描的同时,让志愿者回答“简单的数学问题”。志愿者本以为这些问题难度不大,但事实上这些研究人员所说的“简单的数学问题”,其难度相当大,结果能答对的志愿者寥寥无几。志愿者躺在扫描仪里时,会听到一名研究人员批评他们的成绩出奇的糟糕,而且令人失望,并说他们可能不够格参加接下来的测试项目。其实研究人员是故意这样做的,目的就是通过这种批评,看看志愿者大脑对此作出的反应。通过对32名志愿者进行同样的测试发现,人的心理承受力存在明显的“城乡差异”,因为来自人口超过10万的城市志愿者比那些来自人口仅仅超过1万的城镇志愿者,他们的脑扁桃体对刺激的反应要敏感,要大很多。一般来说,人类脑扁桃体具有对威胁作出应激反应的功能,它对刺激的敏感性越强,反应越强烈,说明人的心理就更脆弱,承受力就更差。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差异,那是因为与农村、城镇居民相比,城市居民的精神焦虑程度最更为严重,这种刺激从人的幼年开始就已经出现,而且对大脑产生的刺激会伴随人的一生。在动物身上进行的研究表明,在很小的时候就承受压力可能会导致持久的影响。研究人员认为,这种心理差别恰恰能够解释为什么城市的精神分裂症和其他心理疾病的患者,要比农村患者的比例高很多的原因。也就是说,人类和智商很高的鸟类一样,在城市生活都会感受到由各种因素导致的精神焦虑,都很容易上演疯狂的故事或悲剧。

在我们热衷于扩大城市建设的时候,我们是否也应该想想它给鸟类和人类自身所带来的危害呢?

帖子回复 回复
  • 还没有人回复。